地址:上海市黄浦区成都北路500号峻岭广场2201
预约咨询:021 -3305 1308
上海婚姻律师网
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
离婚新闻
香港居民与内地居民结婚生育流程
赚钱不给老婆花算家暴?
“借腹生子”小孩由谁抚养?
《婚姻法》房产归属要点解读
注意! 法律上没有假离婚
公积金在离婚中的处理方式
青春损失费的误区 !
谈“小三”是否有继承权
怎么样算是重婚?
妻子状告没有性能力必须离婚
闪婚闪离,80后婚姻怎么了?
天气信息
来访线路

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

地址:上海市黄浦区成都北路500号峻岭广场2201室(靠近南京西路),紧邻长征医院

电话:021 —3305 1308

简介:

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是“一家只办理婚姻家事业务”的律师事务所,办公地址位于高档CBD商务圈。律所拥有专业律师团队十余人,汇集了婚姻家庭专业领域的优秀律师。通润律师基于对客户婚姻家庭法律服务领域的深刻了解,凭借卓越的专业能力和高效的个性化解决方案,已成为客户长久信赖的合作伙伴。通润律师秉承专业、务实、高效、优质的服务理念,在持续巩固自身优势业务的同时,稳健拓展专业化、品牌化的婚姻家庭法律服务领域,充分满足客户不断发展的新需求。


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内部设立家族财富保护与传承法律服务中心、国内婚姻家庭法律服务中心、涉外婚姻家庭事务中心,业务范围涉及国内婚姻协议、婚姻诉讼;涉外的婚姻家庭案件、各种文书公证认证;民营企业、国有企业、上市公司的股权争议,企业家事财富纠纷、财富管理,私人财富管理等等。


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从婚姻家庭法律服务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入手,全面提升团队能力。截止2017年,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一共出版了二本专业著作、二十二期《通润视角》专业期刊,在国内外近百家媒体上发表一百多篇学术论文。创办和维建了上海婚姻律师网、上海离婚律师网、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官网等多个专业网站,其中网站中文版本7个之多。


新浪微博秀
我们的律师团队
潘  熙  主任律师
张敏仪  专业律师
吴美玉  专业律师
李  迪  律师助理

离婚之36计:第三计 借刀杀人

 二维码 1222

借刀杀人

   做律师,别太法条了;做律师,别太不敢想了;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——当然,要悠着点儿!

原文

敌已明,友未定。

   引友杀敌,不自出力,以《损》推演。

释义对方离婚的阵势已经摆明了,但帮助自己的力量还不明确和足够。在这种情况下,就要设法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和友军攻击对方,这也符合《易经》中卦的易理。

人生百味

第三者的统一诉讼战线

——丈夫在外彩旗  妻子请第三者指证

   2003年,我办过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案子,之所以把这个案例拿出来写,实在是佩服我的当事人的聪明才智。正是因为她使了这招借刀杀人的计策,最终才使得男方不得不低头认,多掏银子调解离婚。因此,我一看这第三计,马上联想起我的当事人刘丽(化名)和她离婚的故事。

  记得刘丽是通过网络找到我的,一见面刘丽就痛哭不止。因为她觉得她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,可是刘丽的老公李成(化名)却一点儿都不怜惜。是啊,刘丽不到40岁的年纪,看起来是过于苍老,他们有一个儿子在上初中。

  刘丽的老公在一家外资企业做高管,月薪三万多元。在2003年,三万元的月薪也不低了。因为老公收入较高,刘丽没有把重心放在工作上,而是安心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,工资有四千元左右。

  虽然两个人都是硕士学历,但刘丽与李成追求不同。刘丽追求感情生活和谐稳定,而李成追求事业发达有成。当然,这也是一般夫妻组合的共同之处。

  在没有见李成之前,听刘丽说,李成长得很潇洒,男人不到40岁,经历了风雨、事业小成、成熟体贴、风度翩翩,很容易让少女想入非非(注:这是刘丽的话);此外,李成非常注意穿着服饰,按刘丽的话形容就是每天披挂10万块钱的行头。从手表到西装,从皮鞋到提包,都是世界顶级名牌,加在一起,都快十万了。你想想,一个十分潇洒的成熟男人,再穿戴上那么好的行头,自然非常亮眼了!

  说起李成的特点,以上这些都不算什么,李成最大的特点,就是沉稳、成熟,人缘儿好,特会来事儿,深得同事和上司的一致好评。平时李成话语不多,但颇有心机,这是刘丽给李成的评价。

  既然老公这么好,为什么离婚呢?

  讲到离婚的原因,刘丽立即开始咬牙切齿了——外遇、还是外遇!

  我说,现在外遇是夫妻感情最大的杀手了,我们天天目睹离婚案件,和法官一样,什么第三者之类的,都司空见惯了。我劝刘丽,男人有第三者,你作为女人是不是也要反思一下啊,是不是自己哪方面做得欠缺一点儿(当然,我不是否认男人这种做法的不合理性),有没有想过自己的问题?

  刘丽说,哎,我怎么没有想过!一开始,我认为是我不够温柔,或者是因为年纪大了,变成豆腐渣,没有姿色了。大家在一起十几年了,没新鲜感了,按照时下流行的说法叫摸着左手像右手。可后来,我发现根本不是这一回事儿,我觉得李成其实是风流成性的,找新鲜和刺激是他现在生活的方式。人家外遇只是遇一次而已,而他外遇,就目前我知道的情况来看,是两次、三次甚至更多。我们不仅有第者,而且还有第四者,甚至还有第者!

······

  接受委托之后,我对刘丽和李成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了整理。他们结婚14年,婚后购有两套房产,几十万元存款和一些理财产品。另外,男方因为在外资企业工作,因此,工资收入也基本是真实的。与国内某些公司、单位不同,外资企业一般不会出具虚假证据,一般不会过低地描述员工的收入。并且,男方单位开具的男方每月3.2万元的月收入,刘丽也基本没有什么异议。

既然共同财产明确,并且男方也表示愿意按一人一半来分割,为什么你还要请律师呢?我不解。

我不同意啊,刘丽一脸的愤愤,我跟他这么多年,一心一意和他过日子,而他却做对不起我和孩子的事!一人一半就算啦?我不甘心,我要他净身出户!

可是,目前我们国家法律规定,共同财产在离婚分割的原则基本就是一人一半啊,并且,婚外情并不是提起精神赔偿的法定理由。即使你要作为无过错方财产多分,也是非常有限的照顾,何况我看你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李成有婚外情和外遇啊!我答道。

我打过他的通话清单,你看,他和那几个电话号码联系多密切!最让我伤心的是,今年214日情人节这天,他不仅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,而且借口出差,一定是和哪个狐狸精在外鬼混去了!这也不算,还给这两个电话号码发了不下十条的短信,气死我了!

这个电话清单你在哪儿打印的?我问。

我花了3000元让侦探公司打的。

这个证据,来源缺乏合法性,恐怕不能作为证据提交法庭。退一步说,就算你提交到法院,单凭通话证据,也不能说明什么啊,这只能说明李成和哪个号码通过话。至于和谁通的、说了些什么,也看不出来啊?

  刘丽沉默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说:唉,是啊,我所以没有办法了,才来找你们律师啊。

我们律师也不是万能的,也不能做成所有的事啊,我说。

反正我现在不想见这个陈世美,反正你们律师能帮我去和他谈,尽量多争取一些吧,我一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我可不能保证你的要求,从法律上来讲,让他净身出户的法律依据不足,我善意提示刘丽。

请你们尽量努力吧,反正我也不打算和他一起过了,就算你们帮我谈也行,刘丽说。

  就这样,我接手了她的这个案件。

  律师的工作,有点儿收人钱财、替人消灾的意味儿。虽然共同财产情况非常清楚了,但我还是很认真地分析了相关的材料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,我了解到,李成在外面经常联系的女人有3个,一个叫张芳(化名);一个姓李,具体姓名不清楚;还有一个赵露(化名)联系得相对少一些。这3个女子,李成和张芳联系的次数最多、持续的时间最长,可能关系最密切!

  我又从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查询到,张芳还没有结婚,是一个未婚女子。

 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,我又把刘丽找来,问她:张芳这个女子,你打过交道么?

没有,我和这个狐狸精有什么好讲的!刘丽说。

我建议你不妨找她谈一次,把你们谈话的录音录下来,也算是一个证据啊。然后再根据录音内容,确定对案子有没有用,我说。

……”刘丽有些迟疑。

试一试嘛,说不定对你多分财产有好处呢,我劝她。

  听到这儿,刘丽眼睛一亮,说:好,我试试。

  刘丽拨通了张芳的电话,可没等刘丽讲话,嘟、嘟响了两声,对方就把电话挂断了。

你看、你看,刘丽生气地说,这个狐狸精,多聪明,一看不认识的电话,接都不接,一定是心虚。

那你可以去她家找她,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啊。

我一定去,我一定要找到她,问问清楚,问问她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家庭。刘丽下了决心。

你不能一个人去,最好找一两个朋友陪你,谈的时候可以单独你一个人和她谈,但一定要在公共场所谈,千万不要在她家里谈,我提醒她,并又交代给刘丽一些注意事项。

······

  过了两天,刘丽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听起来她很兴奋,说案件有了重大进展,要当面找我谈。

  见了面,刘丽就迫不及待地给我讲了她找张芳的事儿。

  原来,听了我的建议后,刘丽让一个朋友陪着去找了张芳,是在她们家门口堵着她的。张芳的父母在家,以为是张芳的朋友来串门。

  在表明自己的身份后,让刘丽没有想到的是,张芳比她还激动,说别提李成的名字,李成不是一个好东西,还说自己和刘丽一样,都是受害者,都受了李成的骗!

  原来,张芳和李成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,李成的翩翩风度让张芳很有好感,也没有拒绝李成的第一次单独吃饭邀请。在交往中,李成讲述了自己不幸的婚姻,以及自己事业上的种种挫折,让张芳深感同情。同时,李成对张芳无微不至的照顾和时常惊喜的浪漫,让张芳感觉李成是一个很懂生活和很有品味的男人。有了关系后,李成不止一次地向张芳表白心迹——“我一定离婚,一定会娶你!这一辈子我最爱你!就这样,两个人一直交往了两年多,关系也就在李成等等、再等等、再给我一些时间等回答中保持着暧昧、灰色的情人关系,这让张芳很没有安全感。并且,张芳明显感觉这段时间李成对她没有这么热情了!更不能让张芳容忍的是,张芳居然在3个月前发现李成又和另外一个赵姓女子好上了,这让张芳和李成彻底闹翻了。

  当从刘丽嘴里知道不仅有一个赵姓女子,还和一个李姓女子与其关系暧昧后,刘丽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。张芳说,她一心等李成离婚后再嫁给他,并且让李成到她家里吃过饭,还说李成是单身,父母都还等着喝他们的喜酒呢,事到如今,张芳的父母还不知道现在他们已经分手了。

  我听到这里说:成果还不错啊,至少能够说明李成有张芳这个外遇了。

不止如此,刘丽一脸的神秘,说:我看到张芳对李成这么有气,就和她做了一笔交易。

什么交易?

我让张芳出庭作证,证明李成和她有不正常暧昧关系,说明他有过错。

她会出庭作证吗?不可能吧?

她肯定会!

为什么?

我和她有协议,刘丽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协议。

  我打开协议,看了,禁不住笑道:刘丽真有你的!

  原来,刘丽和张芳约定,如果张芳愿意帮助刘丽出庭作证,刘丽如果在共同财产上分得一半以上的财产,多出一半的部分,给张芳1/3。还约定,张芳还会提供李成给她写的情书、买的物品、两个人一起拍的情人亲热照片作为佐证。刘丽说着,就把这些材料拿出来。我看了,觉得认定李成有违反《婚姻法》第4条忠实义务的行为还是比较有把握的,又何况张芳会出庭作证。于是,第二天我就向法院提交了申请张芳出庭作证的请求书。

  再往后的事就不难想象了,在看到张芳给刘丽、刘丽又提交法庭的那些情书、礼物和照片、又得知张芳会亲自出庭作证后,李成的律师主动找上门来要求调解,在我的劝说下,最终刘丽和李成经过调解握手言和,以刘丽分得共同财产的2/3、李成拿走1/3结案。

  在签署完调解书后,我悄悄好奇地问刘丽:你真要给张芳你多分100万元财产中的1/3啊?

  刘丽敏捷地把调解书小心翼翼地放在包里,拉好拉链,笑着反问:你说呢?

  在那一刻,我感觉到了借刀杀人这招的神奇和一个聪慧女人的精明和才智!

沪家品读

  借刀杀人,就是利用间接的方法去攻击对方,自己却不用出头露面,借他人之力,来挫对方的锐气和战斗力。

  本案中,以刘丽掌握的证据和材料,不足以证明李成的过错,也不足以给李成以实质的心理压力。作为律师,即使在法庭上再慷慨陈词,在认定李成是否有过错上,也似乎作用不大,对于财产多分的要求,也基本上没有作用。

  而利用张芳这把去攻击李成,效果就截然不同。原因有二:

  其一,张芳直接掌握着李成外遇的关键证据,更为重要的是,张芳本人就是证据,对于证实李成违反婚姻法夫妻忠实义务,有重大作用;张芳与刘丽不同,张芳只是李成的情人,且未婚,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要面子的。所以,这些过错证据对她来说,意义和作用不大;刘丽是李成的老婆,可以借这些材料大做文章。

  其二,本案李成最后妥协让步,一方面在于判断出在开庭时局面不利,更多的是出于息事宁人的考虑,现在刘丽手中有筹码,以此可能会给其造成单位、朋友之间不利的印象和影响。如果说以前刘丽没有凭证,现在有了张芳提供的证据,会给李成的社会声誉造成严重影响,会大大降低其声誉评价。这对于一名企业高管来说,可能是非常大的污点。

  最有意思的是,刘丽与张芳实属情敌,但出于利益驱动,以及出于对李成的切齿之恨,使得这一对原本水火不容冤家对头居然走在了一起,成了统一诉讼战线

  可见,在离婚诉讼中,自己很难做到的事,可以借助于敌人的手去做,有时候无需自己动手,可坐得其利。而借的,可以是人力、可以是财务、可以是证据、也可以是各种有形、无形的力量!

  虽然刘丽没有告诉我真实的结果,但我想,依刘丽这么聪明的女人,一定不会按协议约定给张芳那33万元的。那是一纸无效协议,即使刘丽爽约,张芳也只能苦水自己咽,做了人家的,被人家卖了,还得帮人家数钱,这是张芳做第三者和贪图钱财的代价,这里就不再评述了。当然,我是如约得到了一笔额外的律师费用,我偷着乐了好几天,并得到了一个感悟:做律师,别太法条了;做律师,别太不敢想了;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——当然,要悠着点儿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撰文/贾明军)